您所在的位置:露峰新闻网>财经>恒大研究院任泽平深度解读:为什么我们控制不了一头猪?超级猪周

恒大研究院任泽平深度解读:为什么我们控制不了一头猪?超级猪周

日期: 2019-11-08 21:25:57

温:恒大研究院的任泽平罗志恒马图南带领一名导游前往猪又。自今年以来,猪肉价格持续上涨,创下历史新高,超级猪周期开始。目前,经济下行压力越来越大,生产者价格指数为负,工业产品价格下降,“猪被带走后,通货紧缩将随之而来。”只有猪能让牛、羊和鸡安然无恙,打击cpi,引发通胀担忧,还有一头特立独行的猪。国务院常务会议提出了一系列稳定生猪生产和猪肉供应及价格的措施。这个超级猪周期的原因和影响是什么?不

简介:猪又有麻烦了。自今年以来,猪肉价格持续上涨,创下历史新高,超级猪周期开始。目前,经济下行压力越来越大,生产者价格指数为负,工业产品价格下降,“猪被带走后,通货紧缩将随之而来。”只有猪能让牛、羊和鸡安然无恙,打击cpi,引发通胀担忧,还有一头特立独行的猪。国务院常务会议提出了一系列稳定生猪生产和猪肉供应及价格的措施。这个超级猪周期的原因和影响是什么?将来去哪里?为什么我们不能控制一头猪?这次有什么不同?如何处理?

摘要:“生猪周期”是指生猪生产和猪肉销售过程中价格的周期性波动。在猪肉价格上涨期间,农民为了追求利润而增加母猪和生猪的供应,导致猪肉价格下跌。农民减少了供应,猪的价格又上涨了。猪的生产周期决定了一个完整的猪周期持续3-4年,同时,由于节假日和气候的影响,在一年内表现出小的周期波动。能够繁殖的母猪代表生产能力。要扩大生猪供应,首先必须扩大生产能力。从小猪到后备母猪需要7个月才能达到繁殖状态。母猪在两年内生产一窝和五窝(2.4-2.5窝/年)大约需要5个月。母猪可以在分娩后再进行1-2个月的哺乳和5-6个月的育肥后离开市场。因此,直接补充仔猪只需6个月左右,本月的生猪数量表明了未来6个月的生猪供应量。然而,增加金边债券的猪肉供应需要大约18个月,也就是说,一个猪周期大约需要3年。中国市场上的生猪数量每年约为7亿头,因此月底市场上的生猪数量应至少为3.5亿头,但到8月底,中国市场上的生猪数量仅为1.98亿头,同比下降38.7%。有繁殖能力的母猪1968万头,同比下降37.4%。

猪周期的本质是供求关系。需求方总体稳定,关键在于供应方。中国以零售农业为主的环境放大了价格的波动。首先,猪肉消费需求长期由居民收入水平、人口增长和消费结构决定,短期受季节性饮食习惯、流行病、食品安全和消费替代效应的影响。第二,猪肉供应商主要受养殖利润、政策干预、自然灾害和流行病等影响。目前,生猪养殖主要分为两种模式,即“自我繁殖和自我支持”,如木源股份公司。另一个是“公司农民”。公司为仔猪、饲料、疫苗、兽药和技术人员提供支持。猪长到屠宰重量后,公司负责回收和出售猪,并向农民支付重置费,如温氏股份、新希望等。前者占用相对较大的资金,贬值幅度较大,兽药和疫苗成本较高,但过程是可控的。后者占用的资本较少,折旧也较少,这有利于刚刚进入生猪养殖业的企业在转角处赶超,但它们需要为委托养殖支付大笔费用。

自2006年以来,中国大致经历了四轮“猪周期”。主要特点如下:第一,每轮猪周期基本为3-4年,下降时间略长于上升时间。主要原因是,在向下阶段,利润是向下的,但只要没有损失,农民不愿意退出。二是每一个猪周期都受到流行病的推动,但与过去相比,在最近的猪周期中明显存在环境保护干预等非市场政策因素。第三,大规模技术进步导致需要播种的母猪和生猪数量减少。因此,在新一轮生猪循环能力恢复后,相应的生猪数量将会减少。第四,与之前的猪周期不同,这个猪周期只影响cpi,而不会传播到ppi。核心消费物价指数和非食品消费物价指数在下降,生产者价格指数持续为负,宏观环境是总需求不足。前三轮猪周期分别为4年左右,上升周期分别为2年、15个月和2年,增幅最高,分别为132.6%、98%和76.6%。

这一超级猪周期有四个主要原因:环境保护的扩大、大规模养殖战略、非洲猪瘟和猪周期。首先,近年来,特别是2015年以来,环保政策对生猪养殖的影响日益突出。全国各地都制定了计划,指定无养殖区,并在这些地区重新安置污染农民,一个接一个地增加农场数量,并全面扩大农场。二是规模化养殖升级导致大量散户退出市场,猪肉供应下降,但并没有改变中国散户比例较高、规模化养殖率较低的格局。每年100头以下的自由农场数量从2007年的8100万下降到2017年的3700万,降幅为54%,而每年1000头以上的大型农场数量从40000个增加到82000个,增幅为150%。然而,500人以下的农民仍占99.4%,500人以上的农民占0.6%,500人以上的农民占摊点总数的不到50%(约49.1%)。第三,非洲猪瘟已经导致大量生猪被感染。截至2019年7月,全国共发生143起非洲猪瘟疫情,导致116万多头生猪死亡。第四,在非洲猪瘟爆发之前,上一个猪周期积累的过剩生产能力逐渐被清除。新一轮养猪周期已经开始,猪肉价格上涨有一种内生驱动力。

目前的养猪周期始于2018年年中,持续了一年零三个月,增长了141%。根据两年的上升周期和该周期母猪和生猪数量的快速下降,价格可能在2020年下半年达到一个下降的转折点。首先,居民对猪肉的需求很大,但母猪和生猪的存栏量处于10年来的最低水平,目前的供应缺口高达1000万吨。中国猪肉消费量占世界总量的49.3%,远高于欧盟的19%和美国的8.7%。猪肉消费在国内肉类消费中的比例高达73%,使得短期内难以替代牛、羊和禽肉。其次,长期以来,中国进口猪肉仅占国内猪肉消费的3%左右,占全球猪肉出口的18%。尽管今年进口有所增加,但仍无法弥补供应缺口。1月至8月,共进口猪肉116.4万吨,接近去年全年119.3万吨,同比增长40.4%。5月至8月,猪肉进口分别增长62.6%、62.8%、106.7%和76%。随着猪肉进口大幅增加,进口单价也大幅上升,8月份达到2.27美元/公斤,比年初上升31.6%,比去年同期上升36.6%。第三,纠正环境保护政策和开发非洲猪瘟疫苗需要时间。

超级猪周期将对宏观、中观和微观层面产生巨大影响。1)从宏观上看,从2008年至今,猪肉价格与cpi指数的相关系数已达到0.82,远远高于cpi篮子中的其他商品。生猪价格的上涨将推高食品消费价格指数,同时推高牛肉、羊肉、鸡蛋和鸡肉等替代品的价格,这将推高消费价格指数。今年下半年,cpi将继续在3%左右波动,几个月内可能会超过3%。然而,本轮cpi通胀具有明显的结构性特征。核心消费物价指数在下降,生产者价格指数持续为负,整体通胀的可能性不大。宏观经济形势主要面临通货紧缩而非通胀压力,“拆猪后通缩”。货币政策对需求方的作用大于供给方,因此放松货币政策不会加剧通货膨胀。2)在中等水平上,加快规模化养猪,提高产业集中度;影响肉禽运输业的格局,从活体运输到冷鲜猪肉运输,从“混猪”到“混肉”,冷链猪肉运输迎来机遇;这将对上游饲料行业产生影响。短期内对玉米、大豆和其他饲料的需求将会减少,价格也会下降。随着股票的上涨,上游饲料价格将会上涨。目前,中国生猪养殖业集中度相对较低。2018年,进入养猪业的前10家上市公司共销售猪4731.6万头,仅占市场份额的6.82%。温领导股份、沐源股份、正邦科技和新希望猪的市场份额分别为2230万头、1110万头、5.54亿头和225万头,与近7亿头猪的市场份额相比仍然很小。3)微观上,低收入群体的居民受猪肉价格上涨的影响更大,应注意通过补贴减轻低收入群体的支出压力。

政策建议:一是采取多种措施增加供给,稳定猪肉市场供给,密切跟踪替代牛羊肉价格,增加供给。建议在短期内放松对生猪养殖的环境保护限制,减少不合理的禁区划定。加速解冻冷冻猪肉储备。我们将支持早期退出市场的大农户,帮助他们尽快恢复生产。此外,应尽快找到巴西、澳大利亚等新的猪肉进口市场,在确保检验检疫安全的前提下,大幅增加进口猪肉数量。二是降低猪肉生产过程中的相关税费和运输成本,增加对农民尤其是大规模农民的融资支持。第三,建立一个动态补贴机制,将猪肉价格从需求方上升到对猪肉价格上涨更敏感的低收入群体。补贴群体与低收入和贫困家庭的名单相联系。第四,从长效机制出发,进一步提高规模化养殖场在人口养殖、养殖技术、检验检疫等领域的水平,提高产业集中度,加快产业转型升级,提高规模化、标准化、产业化和信息化水平,加强冷链物流配送体系建设等。,推广生猪“就近屠宰和冷链配送”的经营模式。

风险提示:猪肉价格上涨速度快于预期,政策执行低于预期

目录

什么是“猪周期”

1.1“猪周期”的产生

1.2猪肉价格波动与cpi高度相关

1.3自2006年以来的四轮养猪周期

超级猪周期形成的原因、影响及展望

2.1导致超级猪周期的四大原因

2.1.1环境保护政策导致生猪存栏量持续下降

2.1.2大规模养殖升级导致散户大量撤离,猪肉供应下降

2.1.3非洲猪瘟导致大量猪感染

2.1.4新一轮生猪周期使猪肉价格具有内生驱动力

2.2未来展望:从短期来看,猪肉价格可能会保持高位,2020年下半年可能会出现价格拐点

2.2.1中国猪肉消费总体相对稳定

2.2.2进口猪肉占消费量不到3%,难以弥补生产缺口。

2.2.3环境保护政策的调整和猪瘟疫苗的开发需要时间

2.3超级猪周期的影响:宏观拉动cpi、中观变化的产业模式、微观增加的家庭支出负担

2.3.1从宏观上看,生猪价格的上涨推动cpi保持高位,并继续偏离生产者价格指数。货币政策应更多关注经济总需求不足和工业品通缩。

2.3.2从中期来看,超级猪周期将加快规模化养猪,提高产业集中度,增加冷链猪肉运输比重。

2.3.3微观上,猪肉价格增加了低收入家庭的生活成本

政策建议

文本

什么是“猪周期”

1.1“猪周期”的产生

生猪周期是生猪生产和猪肉销售过程中价格周期性波动的现象。具体来说,当猪肉价格上涨时,农民将扩大生产能力,增加能够繁殖的母猪数量,并增加存栏生猪数量。育肥成熟后,存栏生猪数量将增加,猪肉供应将增加,价格将下降。农民们观察到猪肉价格下降,生产能力下降,淘汰了有繁殖能力的母猪,手头生猪数量和市场出栏生猪数量下降,猪肉供应减少,猪肉价格再次反弹。

猪的生产周期决定了一个完整的猪周期持续3-4年,同时,由于节假日和气候的影响,在一年内表现出小的周期波动。能够繁殖的母猪代表生产能力。要扩大生猪供应,首先必须扩大生产能力。母猪变成后备母猪需要7个月才能达到繁殖状态。一只能够繁殖的母猪的怀孕期为114天,哺乳期为20天,空怀孕期为14天。因此,母猪产一窝需要148天(5个月),两年内可产五窝(2.4-2.5窝/年)。2018年,我国每头母猪每年平均供应商品猪19.2头,低于国外4-6头的先进水平,并将随着育种技术的进步而增加。母猪可以在分娩后再进行1-2个月的哺乳和5-6个月的育肥后离开市场。因此,直接饲喂仔猪只需6个月左右,这意味着接下来6个月的猪供应量可以从当月的猪群中推断出来。然而,增加母猪的猪肉供应需要大约18个月,所以猪的周期大约是3年。中国市场上的生猪数量每年约为7亿头,因此月底市场上的生猪数量应至少为3.5亿头,但到8月底,中国市场上的生猪数量仅为1.98亿头,同比下降38.7%。有繁殖能力的母猪1968万头,同比下降37.4%。

猪周期的本质是供求关系。需求方总体稳定,关键在于供应方。中国以零售农业为主的环境放大了价格的波动。首先,猪肉消费需求长期由居民收入水平、人口增长和消费结构决定,短期受季节性饮食习惯、流行病、食品安全和消费替代效应的影响。第二,猪肉供应商主要受养殖利润、政策干预、自然灾害和流行病等影响。政策干预包括环境保护、财政补贴、采购、储存和交付系统等。由于猪肉直接影响居民的生活水平、消费物价指数和货币政策,因此政策干预相对较多。市场供给和农户盈亏主要根据猪肉价格、猪粮比、养殖利润等指标进行观察,进一步调整生猪和母猪的放养、屠宰和屠宰。盈亏平衡点的猪粮比一般为5.5-6,目前猪粮价格比为13.92,养殖利润相对较高。自养自养猪和购买仔猪利润分别达到1683.6元和1412.5元/头。然而,如果干预措施太强,它们将增加价格波动。第三,中国水产养殖业主要以农民自由养殖为基础。生产者在行业中具有高度的同质性和低集中度。个体生产者对市场价格的影响很弱,更有可能“赶上涨跌”。此外,防疫技术和资金不足,更有可能大幅波动。猪肉价格呈现明显的蛛网循环特征。

养猪位于产业链的中游。上游主要用于种植、饲料、兽药和疫苗,而下游主要用于屠宰场和肉类加工厂。产业链总产值超过3万亿元,其中养殖业产值达到1万亿元以上。目前,生猪养殖主要分为两种模式,即“自我繁殖和自我支持”,如木源股份公司。另一个是“公司农民”。公司为仔猪、饲料、疫苗、兽药和技术人员提供支持。猪长到屠宰重量后,公司负责回收和出售猪,并向农民支付重置费,如温氏股份、新希望等。目前,这两种模式都有成功的案例。前者占用的资金相对较大,折旧较多,兽药和疫苗成本较高,但过程可控。后者占用的资本较少,折旧也较少,这有利于刚刚进入生猪养殖业的企业在转角处赶超,但它们需要为委托养殖支付大笔费用。每头猪在沐源股份中分摊的折旧成本是石闻股份的2.58倍。目前,栽培的主要方向是规模、技术和产业化。盈利能力的关键在于资本、技术和成本控制。

1.2猪肉价格波动与cpi高度相关

从历史数据来看,中国猪肉价格波动与cpi波动高度相关。自2008年以来,猪肉价格与cpi指数的相关系数已达到0.82,远远高于cpi篮子中的其他商品。

猪肉价格走势与cpi之间的高度相关性主要是由于猪肉在cpi篮子中所占比例相对较高。据估计,目前猪肉在cpi篮子中的比重约为2%-2.5%,考虑到食品在cpi篮子中的总比重约为30%,而且cpi篮子中有多种商品,猪肉作为单一商品的比重非常大。此外,服装和家用电器等消费物价指数篮子中的一些商品的价格总体上相对稳定,周期性不如猪肉那样强。房屋租赁成本等其他商品的价格波动周期长于猪肉价格,这使得猪肉价格在cpi中的周期性变化更加明显,成为影响cpi的重要变量。

1.3自2006年以来的四轮养猪周期

自2006年以来,中国大致经历了四轮“猪周期”。主要特点如下:第一,每轮猪周期基本为3-4年,下降时间略长于上升时间。主要原因是,在向下阶段,利润是向下的,但只要没有损失,农民不愿意退出。二是每一个猪周期都受到流行病的推动,但与过去相比,在最近的猪周期中明显存在环境保护干预等非市场政策因素。第三,大规模技术进步导致需要播种的母猪和生猪数量减少。因此,在新一轮生猪循环能力恢复后,相应的生猪数量将会减少。第四,与之前的猪周期不同,这个猪周期只影响cpi,而不会传播到ppi。核心消费物价指数和非食品消费物价指数在下降,生产者价格指数持续为负,宏观环境是总需求不足。

第一轮“猪周期”为2006年年中至2010年5月,持续4年,其中上升周期为2年,上升132.6%,下降周期为2年。2006年初,猪肉价格仍然很低,导致养猪业遭受损失。一些农民遭受了严重损失并永久退出,大量母猪被淘汰。2006年,全国有繁殖能力的母猪数量同比下降3.6%,生猪数量同比下降2.6%。在大规模生产能力被清除后,生猪数量的减少开始逐渐转移到猪肉供应方。2007年,高致病性猪蓝耳病在全国范围内爆发,延缓了围栏速度。因此,猪肉价格从2006年年中开始稳定和复苏。2007年,全国22个省市的猪肉平均价格为18.8元/公斤,比上年上涨41%。加上春节等短期因素,猪肉价格在2008年3月达到25.9元/公斤的高位。从那以后,猪肉价格开始进入下行通道。2009年h1n1(猪流感)的爆发以及2010年克伦特罗和注水猪肉等食品安全事件挫伤了公众的消费信心,并逐渐减少了需求,进一步抑制了猪肉价格。2010年6月,全国22个省市的猪肉平均价格跌至15.5元/公斤的低点。

第二轮“猪周期”为2010年6月至2014年4月,持续约4年,其中2010年6月至2011年9月为上升周期,持续15个月,上升98%,2011年9月至2014年5月为下降周期,持续32个月。这是一个相对经典的生猪周期,外部干扰较小,价格主要由生猪周期的内生驱动力驱动。在前一个周期的影响下,2009年能够繁殖的母猪数量开始下降,2010年,对猪肉供应的影响开始逐渐显现,猪肉价格开始上涨。2010年8月,能够繁殖的母猪数量下降到4580万头,为周期中的最低点。13个月后,猪肉价格达到周期性高点,2011年9月,猪肉价格攀升至30.4元/公斤。随着猪肉价格的上涨,农民增加了储备母猪的数量。猪肉价格再次进入下行通道,并持续到2013年上半年。为了稳定猪肉价格,2013年5月,商务部和其他三个部委联合开始收集和储存冷冻猪肉,增强市场信心,恢复短期价格。然而,随着反腐工作的深入和对“三大公共消费”的打击,猪肉价格在2014年再次下跌。

第三轮周期是2014年5月至2018年5月,历时4年,其中2014年5月-2016年5月为上行周期,历时2年,涨幅76.6%,2016年5月-2018年5月为下行周期,历时2年。2014年底猪肉价格迈过w型底部,开始进入上升区间。由于自2014年起,我国开始实施严格的环保禁养规定,并着力提升生猪养殖业的规模化

秒速飞艇app下载 安徽11选5投注 500万彩票网 秒速赛车下注 吉林十一选五投注

Copyright(c)2003-2019 codemywp.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露峰新闻网 版权所有